您当前的位置: 切换大图

万天丰教授:已然从教半世 何止向学终生

  • 发布日期:2016-04-12
  • 浏览次数:89769

200913日是我从教五十年的日子,回首往事,感慨万千。

建校初期,学校缺少专业教师,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教师站在了教学第一线。缺乏教学经验,学院安排老教师对我们进行“传帮带”,老教师口授每一节课程的教学内容、要点和课堂教学的组织安排等,经常是帮助我们备课到深夜。在老教师的倾心指导下我进步飞快,使我很快实现了从学生到大学教师的角色转变。

1965年,学校大力推行教学改革,原北京地质学院高元贵院长带头主抓教学改革。广大教师群策群力,研究改进教学、提高教学质量的思路和具体措施。记得我作为重点班的主讲教师,在一次带学生实习的野外现场教学中,领导和教研室全体任课教师都参加了旁听,从教学指导思想、课程内容安排到语言表达、授课技巧等一共提出了40多条不足、建议和改进意见,我逐一进行了改正,受益匪浅。我当时还鼓励学生提问题,特别感谢提问题的同学,正是他们帮助我纠正了许多错误概念,启发我深入思考与探索,明白了许多“难题”。碰到回答不出来的问题,再也不会脸红,使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“教学相长”。

1980年,学校选派教师出国进修,我被派到国外留学。在国外学习期间我体会到两种讲课风格,一种以欧洲国家为代表,思想体系严谨、逻辑性强、语言表达简练;另一种以美国为代表,讲课生动活泼,把启发学生的思路放在重要的位置,我体会到思路严谨和启发式教学方法的重要性。而在我校任教是老师有的曾经留学欧洲,而有的留学美国,我也不断从老先生那里把两大教育学派的精华“兼收并蓄”结合起来。我深受老先生们的熏陶,在关注学生思维能力与实际工作能力的提高的同时,也注重以德育为中心的素质教育,教书也育人,受到许多学生的欢迎,我因此也2次获得了“北京市教学名师奖”。

我也深深地体会到科学研究水平是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保障。引导我走上“构造应力场”学术研究道路的启蒙老师是庄培仁教授,科研中发现了难题,我就到处主动求师,曾多次向张文佑、马杏垣、王鸿祯、傅承义、彭志忠、陈光远、王大纯等构造、地层古生物、矿物岩石、地球物理、地球化学和水文地质领域的十几位老专家请教,直到把问题弄得比较清楚为止。所有专家和老师都是无私地、毫无保留地向我传授理论知识,耐心地解答问题,使我茅塞顿开、受益匪浅。

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,这句至理名言对我帮助极大。在这五十年中,有机会我就尽量多阅读,不断拓展我的知识面;有机会尽量多参加野外工作,几乎到过全国所有省区和欧亚美洲的十几个国家进行地质考察。我还花了大约十年的时间系统地收集了全国120万区域地质调查和石油地质图集的素材,为我后来的大地构造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我现已完成了中文版《中国大地构造学纲要》和英文版的中国大地构造学《Tectonics of China: DataMaps and Evolution2本专著。

回顾五十年的教学生涯,袁复礼教授的人生哲学对我影响也最大,他的名言是“名利可得而不可求”,他的一生就是这样做的典范。在这方面我做得虽然还不大好,但是,我一直努力地按照袁老的人生哲学去生活。我很庆幸能有机会实现周总理当年的教导:“健康地为祖国工作五十年”。

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版权所有 2009 京ICP备08011785号-1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1101084807号
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 协办 建议使用IE6.0或FireFox1.5以上、1024*768浏览